【淫兽之塔】这片已经失去控制的大陆上, 某个王国的巫女贝莉卡,因爲神殿的根据地被恶魔所占据, 她必须负起封印恶魔的责任与皇家剑士闯入已成爲魔族巢穴的高塔, 不仅仅是要封印恶魔也是要爲了取回月神的荣耀与居所, 他们穿越犹如迷宫般的道路使用传说中的封印法与恶魔战斗, 终于将它封印于水晶之中。 正当以爲一切都到此结束时……残酷的事实即将再次发生。 「这样就可以了……我们的国家就不用再遭到恶魔的侵害……」看着手中的法杖, 现在的贝莉卡正处理着例行的封印强化法阵她一面自言自语, 虽然有些像是发牢骚但是也可以听出话语中有种放心的感觉。 刹那间,原先因爲魔法産生的声音消失了, 周边变的异常安静身在铁笼中的贝莉卡, 因爲这瞬间的变化一时间无法反应过来。 过了一阵子她才从发呆中醒了过来,但是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她感到强烈的不适由于强烈的魔力元素弥漫在整个空气中, 让她连唿吸都有点困难这时的她才意识到, 原先爲了避免贼人闯入封印之地的牢笼铁门口不知道什么原因, 整个融解封住了现在的她反而被关在这里面, 想离开也没有办法。 「喂!有人在吗!」不知道原因,但是最起码要先离开这里, 因爲直觉告诉她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一定会有危险。 只是不管怎么唿唤都没有人回应,正当她想要放弃时, 忽然发现背后的封印水晶开始産生异状见到这种情形, 她赶紧将全部的魔力用在重建封印上避免乱世的恶魔再次重生。 「唿……这样子应该就没问题了……难道是刚才太慌张, 没有把程序完成的缘故这个封印是很重要的……如果有个什么万一就糟了……」但是虽然水晶表面上平静 内部的光芒依然暗潮汹涌只是贝莉卡并没有发现罢了, 这时空气中除了大量的魔力以外还有种令人心神不甯的气味。 这时在角落的阴影下,开始出现许多低等的妖魔, 本来是经过净化不可能会有邪气存在的神殿里, 因爲刚才的封印加强了魔力的冲突以及浓度的平衡 原先看似完美的阵法终于开始出现裂痕异界来的生物正准备占据整个神殿……由魔气的原型所産生的怪物, 因爲没有任何思想只有凭着本能行动,开始向贝莉卡进行攻击, 丑陋的身躯不断靠近産生的蛋白质恶臭充斥着贝莉卡的嗅觉神经。 「怎么可能!我的封印应该很完美啊!不可能的!」虽然嘴上这么说, 但是眼前的魔物也是事实贝莉卡只能不断在眼前制作防御法术的具现化体, 冰墙之类的东西遮挡着怪物的去路而她也一口气咏唱出多种魔法, 准备将怪物全部消灭。 只不过,那些魔法并没有照着贝莉卡的期待, 不仅攻击魔法到中途就消失冰墙也一触即溃, 陷入铁笼以及魔物包围的她完全没有脱困的办法了。 因爲先前的封印用尽了她大部分的魔力, 加上这里的魔力平衡失调几乎是没有办法放出任何魔法来进行防御与反击。 「停啊!不要这样!好恶心啊!」无数的魔物伸出触手, 将贝莉卡捆住让她无法脱离它们的掌握,就算有大魔导士的能力, 不能放魔法的她也不过是个弱女子罢了,别说是魔物, 连一般的杂兵都无法抵挡。 「放……放开我……你们要做什么……放开啦!」只是那些低等魔物根本没有自己的意识, 只是凭着繁殖的本能袭向眼前的女性而这时的贝莉卡已经被紧紧的缠住, 完全无法挣脱。 「那里……不可以乱摸……讨厌啦!走开!不要碰我!」现在的她已经被触手捆住, 悬挂在半空中胸前的衣物也被钻入,露出了淡紫色的胸罩, 下半身也沾满了粘液因爲触手的分泌物有催情作用, 那些也不知道是贝莉卡的还是单纯只是触手分泌的润滑物。 只见触手不断的摩擦着贝莉卡的下体,发出布料摩擦的声音, 身上的衣服也凌乱不堪触手毫无目的随意钻入, 让她感到十分难受。 在紧身的长袍下,露出的紫色三角裤也被拉扯的快要撕烈, 虽然想阻止触手的侵犯但是因爲魔法师本来就没什么力气, 又不能用魔法来攻击现在的她跟一般的女孩没有什么两样。 「不……不可以……」「这样就不行了真难想像跟当时封印我的是同一个人啊……小女孩……现在可不会有当时的运气了喔!「你是……呜……」「别跟我说你忘了啊……自作主张的就把别人封印在这里, 现在我可是要好好的报复一下了……」「你怎么……」贝莉卡才刚要发问 其中一只触手就塞入了她的口中黏滑的触手具有相当的韧性, 就算她想咬也完全咬不下去,只是更刺激触手的缠弄而已。 「怎么会出来吗的确这封印是很完美,但是并不是没有办法破解, 本来我还要一阵子才能离开那家伙刚好给了我这些玩意, 反正也没损失我就提早离开这里,临走前顺便玩玩你这小婊子。 」这时的触手也开始动了起来,其中几个比较小的分支趁着胸罩被拉起来的时候, 开始逗弄着贝莉卡的乳头其他的触手则是集中力量攻击她浑圆的雪臀, 虽然还没有真正有接触但是隔着衣物的黏滑感觉已经让贝莉卡感到异常的恶心, 却又无法逃离这里.这时的她被迫以背对恶魔的俯卧姿势 翘起那圆磙磙的屁股搭配上缠绕全身的触手, 以及凌乱的衣物别有一番美感。 强行进入贝莉卡口中的触手,在她的口腔中喷射出浓稠的精液, 这些充满黏性的液体不但无法吐出也因爲触手的强力挤压抽送, 贝莉卡不得不将它们吞下这时的触手还不愿意拔出似的, 伸出分之缠绕的她的香舌无法言语加上强烈的腥臭味, 让她难过的浑身发抖。 「怎么样这些触手的服务还不错吧!这次可真是拿到了个好东西, 看到你这个样子我的计划或许要改改了……」那些黏液不仅有润滑以及催情的作用, 也有着令女性怀孕的繁殖用途而且可以大量産生, 等到怀孕后还可以继续射入当作幼体的养分, 更可以在玩弄时当成养分使母体不致于营养不足而虚弱饿死。 口中已经不知道被射入了多少次的精液, 而触手依然不断的玩弄贝莉卡从三角裤的突起可以看出那些触手不断的挑逗她的情慾, 并没有立即就插入而是先将贝莉卡的性慾弄到最高点, 再加以凌辱至怀孕爲止。 其中一只触手还放入贝莉卡肥硕的双乳之间, 不断的上下摩擦其他的触手也开始撕扯衣物, 让她美丽的胸部暴露在那恶魔的眼前。 「本来只是想把你玩玩就走人,可是看到你这么浪……我看待会有得玩了……」「饶……饶了我吧……拜托……」「饶了你当初你们这些倒是可以那么狠啊!说看看, 我有什么理由可以饶了你」这时的触手似乎反应了那个恶魔的意识 开始粗暴的搓弄贝莉卡全身敏感的地方而下体的触手也进入了内裤之中, 用力一扯就将那单薄的的紫色蕾丝内裤扯个稀烂。 见到下体已经湿淋淋的一片,以繁殖爲目的生殖触手当然不会客气, 一口气就贯穿了贝莉卡的淫穴。 「好痛!不要!人家不要啦!快点拔出来啦!」「嘿嘿……我看你这骚样, 还以爲你跟那些所谓的正义伙伴都搞过了呢!没想到还是个处女!」恶心的触手刺穿处女膜之后 便开始缓缓的抽送更不断利用着己身的突起刺激着贝莉卡的阴道, 她上下两个可爱的小嘴都塞满了触手无法唿吸的痛苦以及破瓜的疼痛让她几乎快晕了过去, 却又因爲催淫的效果而无法如愿。 强烈的痛楚因爲淫液的催化,慢慢的转变爲淫乱的快感,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身体却诚实的表现出她现在的感觉。 「嘴里不承认!腰倒是扭的很激烈嘛!」看着眼前的美人, 那恶魔忍不住出言讽刺。 只是现在的贝莉卡已经无法发出像样的反抗声, 就算要哀求也无法办到连身的长袍从中间间被撕裂了开来, 只是因爲黏液的缘故而没有掉落罢了她美妙的裸体几乎是完全暴露了出来, 让恶魔看的一清二楚。 不过那些触手并没有因此满足,毕竟它们根本看不见, 只是因爲本能与恶魔的命令而行动而已一面撕裂的贝莉卡仅存的衣物, 另一面则是不断的爱抚与刺激她的身体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嗯……有什么感想呢我的大魔法师小姐」恶魔令触手离开贝莉卡的小嘴, 颇有兴趣的问着她的感想但是除此之外,依然让她吊在半空中, 一面接受着触手的插入欣赏着她的玉体, 好整以暇的看着眼前的美女。 「停……啊……已经……不行了……有东西进到我的身体里面……好奇怪的感觉……」「就只有这样」似乎是有点不满意的样子, 恶魔取出了触手将自己的家伙放入贝莉卡的体内, 比起触手还要粗了好几倍的阳具塞满了贝莉卡的阴道, 几乎快要被撑破的情形下依然可以抽送这也多亏了触手的润滑液以及贝莉卡本身的分泌物, 才能让恶魔这么容易的进入她的体内。 这时的她已经开始流出口水,不断的颤抖着, 似乎是快要达到高潮了但是恶魔怎么可能就这么放过她, 一面拿起贝莉卡平时用的水晶法杖沾了点触手的液体, 用那法杖圆形的顶端摩擦着贝莉卡的菊门等到贝莉卡高潮的那一瞬间, 就用力的将水晶杖插入了贝莉卡的嫩肛。 「不要!!!!好痛!快点拔出来!会死……会死的啦!」随着贝莉卡的惨叫声, 更是激化了恶魔的施虐慾望更何况贝莉卡早就陷入了无边的情慾中, 过没多久又开始发出娇喘也让那恶魔无所顾忌, 更加努力的凌虐贝莉卡成熟丰满的肉体。 「法杖……水晶的法杖……插到人家的屁股了……会死掉……可是……真的好舒服喔……」此时的她, 因爲接连不断的高潮全身泛着艳丽的粉红色, 体力也变的十分虚弱全身无力的抖动着, 这时的精神力正处于最没有防御的时候触手腐蚀着她的身体, 而恶魔则是腐蚀着她正常的精神状态夺去她仅存的理智, 让她变成泄慾的母狗。 而被水晶杖插入肛门的贝莉卡,根本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 只是微微的颤抖着让身心沈沦在这无边的快感中, 让触手与恶魔在她身上尽情的肆虐。 「那里……好爽喔……再多给人家一点精液嘛……射到人家的身体里面……」「这只小母狗还真是贱啊!那家伙果然没有骗我!这玩意果然好用!」恶魔口中的那家伙已经无法追究, 最重要的是现在的贝莉卡已经因爲催淫与精神上的破坏 逐渐落入了淫乱的地狱中。 「人家的下面……被撑的好开喔……哥哥的大肉棒在贝莉卡的里面……进进出出的……这样好害羞喔……」平时根本无法想像的淫乱言语从贝莉卡圣洁的口中吐出, 现在的她已经不是那个纯洁的法师了早就成了恶魔的肉慾奴隶, 专属的马桶罢了。 无数的纤毛忽然冒出,辅助着触手来凌辱贝莉卡, 因爲触手并不适用于细部的调教那些纤毛是恶魔特意招唤出来的, 专门用来刺激某些特别敏感的地方。 它们不是缠绕的乳头,就是大多数缠弄、挑逗着贝莉卡的阴蒂, 开始往外拉扯本来应该是很痛的,但是对于现在的贝莉卡来说, 痛跟爽其实没有太大的差别了这样的举动让她流出更多的淫水, 几乎快要让整个封印台都被她的淫水给淹没了。 另一边被拉扯的乳头也是一样,不断流出香浓的奶水, 不知道是因爲受孕成功还是液体的其中一个效果 但是这样的成绩已经让恶魔感到满足了。 「巫女奶啊……不知道味道如何我喝看看好了……」恶魔恶心的嘴就这么吸吮着贝莉卡的奶水, 其他没地方钻的触手则是开始在贝莉卡身上摩擦射精 洁白的玉体沾满了浓稠的精水让她全身散发着无比淫乱的光泽, 再加上奶水不断的喷洒出地上那些液体全部混在一起, 触手的精液、贝莉卡的淫水以及奶水还有流出的香汗, 不断的发出一种淫糜而且让人疯狂的味道。 正当她的眼神开始出现混浊,完全放弃身心的那一刹那, 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在她耳边响起。 「贝莉卡!」那名用金色铠甲裹住全身的少年, 正是贝莉卡恋人的身影只是他的出现并没有让贝莉卡有所希望, 反而更是落入了绝望的深渊毕竟在自己所爱的人眼前遭到凌辱, 无论是哪个女孩子都无法忍受的。 「不要看!不要看啊!我求求你停止吧……他就在我眼前啊!拜托你……不要看着这样的我……」前面一句是对着恶魔, 后面的那句话是对着眼前的爱人贝莉卡奋力用起最后仅存的理智发出哀鸣, 只是恶魔更加不可能会放过她。 「这样不是更好吗让他看看你淫乱的本性吧!」恶魔刻意将自己的肉杵变爲透明, 再将贝莉卡从背后抱起让她两人交媾的模样展现在青年的眼前, 粗壮的大手抱着她的双腿呈现帮小孩子嘘尿的模样, 而几乎与双手同粗的透明肉棒则是狠狠的在她体内抽送。 「放开!放开她!」「喔就这样放开的话岂不是太对不起她了你看看!她那里夹的还真紧啊……」由于被铁笼隔开, 再加上本来是爲了封住恶魔而特地强化的牢笼 却成了两人间无法突破的高墙加上入口已经遭到破坏, 青年根本无法强行突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深爱的少女遭到恶魔的奸辱。 而贝莉卡则是被恋人的瞳孔凝视着,身体却又遭到奸淫, 加上触手不断的碰着淫乱的肉体这样的刺激几乎快要让她崩溃, 却又有种奇怪的感觉在体内蔓延了开来。 「请……请用力点……让贝莉卡怀您的孩子……」到了后来终于开始自暴自弃, 只是希望恋人可以死心离开不要再看到她的样子就好了, 但像是嘲笑那个愿望一般透明的肉杵开始发出颤抖, 大量的液体开始灌入了贝莉卡的子宫「进来了!好热!好热唷!好舒服……」从透明的肉棒中可以明显的看见 被灌到子宫内的不是精液而是大量半透明、中间是黑色的卵。 贝莉卡就这么在恋人的眼前怀了恶魔的种,受孕的过程完全展现在青年的眼前, 成爲産下恶魔后代的母体。 「贝……我的贝莉卡……呜啊!」哀恸的青年本来想要疯狂的砍杀恶魔, 但是不仅砍不到还被恶魔反用触手刺穿了胸口, 大量的鲜血就这么喷洒了出来与自己恋人的淫水与奶水混合在一起。 「满满的……里面感觉好舒服……都是主人的精液……」无视于眼前的惨状, 贝莉卡最后的理智已经被击溃完全成爲恶魔的性奴隶, 与此塔中其他的女神官一样怀着恶魔的孩子, 每天食用精液与産出奶水攻恶魔享用。 据说后来的王国完全陷入黑暗之中, 最后的巫女: 贝莉卡, 也位于高塔的最顶层房间被恶魔们尽情的凌辱奸淫, 一面挺着大肚子哺育魔族的孩子,一面像母狗般服侍着恶魔与自己的孩子们, 陷入了无边的慾望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