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刚正和两个师妹拆招,采药归来的光明子把他们叫进屋内。 罗刚看师傅面色有些不对, 就问道: 「师傅, 出了什麽事了」光明子沈吟了一下说: 「刚儿 你现在就走去到刘师叔那儿,我有一封信给他。 」然后对阿凤和小婉说: 「你们俩先去帮师兄收拾一下东西。 」阿凤和小婉应声出去了,光明子拿出纸笔来写信。 罗刚内心感到十分地不安好象要出什麽大事。 联想一个月前师傅看了师娘的信脸色大变, 他开口说: 「师傅, 是不是有仇人寻上门来了」光明子并不答话他已经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今天他发现有不少灰衣人在他们的周围游荡, 猜想可能是冲他来了。 虽然他还不知道那都是些什麽人,但也隐隐约约觉得这些人来着不善。 罗刚见师傅不说话,心里更不安了。 光明子写完信交给他, 然后平静地对他说: 「见了你刘师叔把信交给他就行了, 也没什麽大不了的事。 」然后领着他来到后院, 光明子说: 「我所以的心血都藏在这里了。 」说着他把石桌搬开,从下面拿出一个包袱。 包袱沈甸甸的,光明子并没把它打开,让罗刚看了一眼就又把它放好了。 罗刚不明白师傅是什麽意思,阿凤她们已经把罗刚路上用的东西准备好了。 光明子不在多说什麽,他让罗刚立刻上路。 罗刚不敢怠慢,他拿起东西给师傅行了一礼就上路了。 罗刚才一出山来到草原上天就快黑了,他看到前面有一顶大帐篷就朝它走去这时帐篷里出来一名十七八岁的女子, 那女子身材秀丽、面如桃花。 就一见罗刚迎上来笑着说: 「尊贵的客人, 请进来喝碗奶茶吧。 」罗刚肚中也饿了, 他赶紧道谢: 「如此就打扰了。 」走进帐篷内,那女子的父母领着女子的一个弟弟和两个妹妹站起来请他坐下。 罗刚知道这些人最是好客,因此他也就不客气了。 寒暄之下方知迎他进来的女子叫依娜,当他又听说依娜的小弟弟正在患病, 他立刻给依娜的小弟医治。 罗刚的师傅是医圣国手,罗刚也学的差不多了, 这点小病在他眼里并不算什麽自然是手到病除。 依娜一家见罗刚有如此本领,满心欢喜地热情接待他。 吃过晚饭天就大黑了男主人说: 「天黑了, 这里的土匪也很多天亮再走吧,你可以骑我们最好的马去, 不会耽误你的路程。 」罗刚一瞥依娜,姑娘正用火辣辣的眼光殷切地望着他, 再加上天色以晚他便答应留住一晚。 正当罗刚躺在那儿迷迷乎乎要睡着了,就听到一阵人体挪动声, 比一会儿一声声女子的轻微呻吟声传来。 罗刚听出来那呻吟是依娜的母亲发出来的。 一声接着一声消魂的叫床声只往罗刚耳朵里钻, 弄的他也是欲火高涨小弟弟早就硬梆梆的了。 这时候一只细嫩的小手伸过来,抓住他的手, 拉着它按在一对温暖滑嫩的乳房上。 罗刚又惊又喜,从他抚摸的乳房上猜出来那是一对青春少女的嫩乳, 定是依娜了。 于是他使出浑身解数揉搓她的乳房,捻着她硬挺的小乳头。 罗刚越摸胆越大,他的手索性顺着依娜光洁的小腹向下滑, 手指越过她那片浓密的阴毛扣摸起她的嫩穴来。 依娜身子轻轻扭动,她嘴里发出呻吟声并伸手握住罗刚粗大的阴茎来回套弄起来。 罗刚一翻身压在依娜身上,在黑暗中罗刚的大肉棍很熟练的就对准了她的小穴, 龟头先在穴口来回研磨了几下让它粘满依娜流淌出来的淫水 然后慢慢地挺进她的阴道里。 当罗刚把长长的鸡巴全伸到依娜的小穴里, 依娜的双臂就紧紧把他搂住她扭动雪白的屁股迎合着罗刚的抽插。 罗刚的动作越来越大,特别是依娜父母的交欢声也越来越大, 就像没有丝毫顾忌一样这也深深刺激了他们两人。 随着罗刚鸡巴的抽动,依娜的叫床声也慢慢地响起来。 罗刚忘乎所以地勐干着依娜,而那边依娜的父母早就完事了他也不知道, 整个帐篷里只听到他俩疯狂地做爱声。 依娜怎经的起罗刚这样粗长的阴茎用力勐插在不断的浪叫声中连续泄了好几次, 弄的她下体水淋淋湿露露的。 她不由自主地用阴户紧紧夹住罗刚的鸡巴,俩人勐打一阵寒颤, 两人都达到了最后的高潮。 罗刚从依娜身上下来,他把手放到依娜的胸上, 依娜把他的手轻轻地拿开挪到一旁去了。 天亮一后,依娜的父亲牵着一匹马来到罗刚跟前, 他看了一眼在草地身活蹦乱跳的儿子说: 「多谢你给我儿子治好了病 这匹马就送给你在路上骑吧。 」罗刚知道如果不收下那就是看不起人家,他爽快地接过缰绳。 男主人让依娜再送罗刚一程,于是俩人都上马并辔而行。 罗刚说: 「昨晚的事你父母知道了吗」「他们怎麽会不知道啊。 」依娜红着脸看着他说: 「你那麽大的劲, 人家能不叫吗」罗刚也是不好意思起来: 「那你父母不说你吗」依娜脸上露出得意之色 她笑盈盈地说: 「我们这的规矩当有贵客来时, 家了的女人能怀上孩子生出来的孩子一定象客人一样聪明。 你那麽大的本事,一下子就把弟弟的病治好了, 我妈妈说能让你喜欢上可是我的福气啊。 」罗刚知道她们这些游牧的人有这样的习惯, 有时甚至拿自己的妻女来招待客人而切他们男女混居在一个帐篷里, 性关系十分混乱。 他昨晚和依娜做爱时就已经知道她不是处女了, 像她们这样的家庭几个孩子还不一定有同一个父亲。 俩人走到一条小溪边, 依娜用柔情的目光看着罗刚说: 「我洗个澡, 你也洗洗吧。 」说着她跳下马来便脱掉衣服。 罗刚看着她雪嫩的肌体,高耸的乳房再不停地颤动, 丰满圆滑的臀部让人不禁浮想连篇修长的大腿间那片茂盛的黑草地更是吸引人, 罗刚心里又蠢蠢欲动了。 罗刚也脱下衣服,俩人跳进水里互相给对方洗着身体。 依娜握着罗刚勃起的肉棍, 一面有手搓着龟头一面说: 「这小家伙真棒啊, 这麽大比我父亲的还大我是第一次见到这麽大的肉棍棍的。 」罗刚对她的大胆感到吃惊: 「你怎麽知道你父亲的有多大」依娜不好意思地叽叽笑了起来: 「我们都睡在一个帐篷里啊, 我父母相爱时我偷偷看到的。 」罗刚也忍不住笑起来, 他在依娜丰腴的屁股上拍了一把掌说: 「好啊, 你竟敢偷看父母……」说到这他也不好意思再说下去了。 依娜杏眼含春,她不再听罗刚说什麽,只是低下头用嘴含住他的肉棍。 依娜象是头一次含咬男人的鸡巴,她只会把龟头含在嘴里, 并用舌尖拨弄龟头上的那个小孔。 罗刚揉着依娜的乳房说: 「你喜欢含男人的肉棒棒吗」依娜吐出阴茎说: 「我看母亲这样做个, 当时父母都很快乐。 我这是第一次你觉得好吗」罗刚说: 「很好的, 我来教教你吧。 」说着把鸡巴伸进依娜的嘴里,他的阴茎就像插她的阴穴一样进进出出。 没多久依娜就受不了,她喘息着,最里发出呜呜的呻吟。 当罗刚的鸡巴把一股浓精喷射进她的嘴里时, 依娜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涌来她想把精液吐出来, 可罗刚的鸡巴堵着她的嘴虽然她还不习惯男人阳精的味道, 也只能把它们全咽进肚里。 罗刚从依娜嘴里抽出阴茎,让依娜吃惊的是那条肉棒虽然刚射了精, 但硬度丝毫未减。 她满心欢喜地抓着肉棍说: 「你的肉棍真好啊, 还是这麽大、这麽硬啊。 」罗刚让她靠在一块大石头上,站在她的双腿间, 一面把肉棍插进她淫水泉涌的阴道里 一面说: 「怎麽样, 肉棍好吃吗」依娜发出轻微的呻吟 她抓着罗刚的手放到自己的胸前说: 「你坏死了, 你那里流出的东西味道很怪啊也让人家往肚里吃。 」罗刚挺动着鸡巴,阴茎在阴道里进出发出「噗哧、噗哧」的声响。 他捏着依娜红红的乳头说: 「以后你就会习惯这种味道了, 难道你在要肉棍时不兴奋吗」这里多好啊蓝天白云, 清水绿草也没别人打扰,比在帐篷里好多了。 依娜兴奋的脸色通红, 她颤声说: 「啊……是啊, 我……我还想……想吃你的肉……棍子你……你就使劲操……操我吧, 我也可……可以叫了。 」说着依娜放声浪叫起来,其淫荡程度真让人吃惊。 罗刚疯狂的抽动着阴茎说: 「昨晚你不也叫了吗」依娜伏在他身上, 柔软的乳房紧紧贴在他的胸膛上说: 「昨晚在……在父母身边 谁……谁好意思使劲……使劲叫啊……啊……你好……好坏啊……太有劲了……好啊……啊……啊……使劲干……干死我……啊……」俩人在草地上翻滚 在水中嘻戏。 依娜放肆的大声浪叫着,在幽静的草原上传出很远很远。 罗刚用各种姿势和她交欢做爱,他的阴茎对阴道的每一次冲击都引来她一声消魂的淫叫, 二人足足干了一个时辰才结束了这场欢爱。 罗刚上马以后,依娜还痴痴地望着他。 罗刚转过头说: 「依娜,你快回去吧我会回来看你的。 」依娜眼含着热泪向他挥了挥手,罗刚也挥了一下手策马就要走。 就听依娜一声恐惧的惊叫声,罗刚赶紧转回马来。 就见从小树林里窜出三个灰衣人向依娜袭来。 罗刚强上去救依娜,又有三个匪徒纵马向他奔来并挥舞着手中的长刀。 罗刚也拔出腰刀与那三个歹徒对阵,罗刚的武艺比那三名歹徒高多了, 但他心存仁厚不忍伤人再加上他第一次真刀实枪地对阵, 经验差的很多打都了很长时间也没把那三个匪徒拾夺下来。 冲向依娜的那三名匪徒把她拉下马摁在地上, 并撕扯她的衣服。 只几下子,依娜的衣衫破裂,露出了晶莹的肉体。 依娜的惊叫声让罗刚更加心神不定,他出招越来越快, 恨不得立刻把那三名歹徒砍倒。 三个匪徒已经把依娜的衣服撕光了, 依娜哭叫着: 「别这样, 快放开我。 」歹徒见同伙还没打倒罗刚, 他就把刀架在依娜的脖子上说: 「放下刀, 不然我就要她的命。 」罗刚看了便停下手,立刻上来俩人抢下他手中的刀并点了他的麻穴。 他们把罗刚捆绑好并搜了他的身,从他身上把光明子的信找了出来。 罗刚这才仔细打量这伙人,他们都穿一身灰衣, 但没个人的衣袖上都有一个白圆底上面绣着一条黑狼 只是狼眼的顔色不一样看来是区分地位的标志。 那家伙把信撕开看了一眼说: 「先看好他, 见了头儿再说。 」说完上来两个人七手八脚地把他捆到一棵树上。 然后几个人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依娜不知所措地看着那几个人的动作,罗刚也明白他们要干什麽了。 一个歹徒来到浑身颤抖的依娜身边, 伸手在她脸上拧了一把说: 「别害怕啊, 大美妞哥哥来疼你啊。 」说着他掰开依娜的双腿,挺着阳句不分轻重地捅进她的阴道里依娜痛苦地尖叫着, 她的双腿乱蹬拼命扭动着身躯。 另外那几个人淫笑着,伸手在她身上乱抓乱摸着, 对她的身体评头论足地谈论着。 罗刚被绑在那儿,眼看着依娜被这几个人强暴轮奸, 听着依娜绝望无助的呻吟心都要碎了。 六个歹徒轮番发泄完兽欲后,一个家伙发出一声凶恶的冷笑。 他抽出钢刀对着依娜的阴道用力插进去,依娜发出一声长长的惨唿便气绝身亡。 那歹徒又用刀把依娜开膛破肚,让她的内脏散落在地上。 最后割下她的那对乳房后把她的尸体遗弃在荒野上。 歹徒把罗刚捆在马上往山里走,路过依娜家的帐篷时, 就看到依娜的父亲和弟弟身首异处她的母亲和两个妹妹赤裸裸地倒在血泊中, 身上也被肢解的七零八落显然是被先奸后杀的。 歹徒把罗刚抓进山里,在几间象临时搭的屋里拥出一群人来, 他们把罗刚关进一间很小的屋子里。 罗刚靠在墙上,慢慢运功解开身上的穴道。 他觉得真气运转无碍后,用力挣了挣绑在身上的绳子, 绳子中间穿着钢丝罗刚挣了几下都没挣断。 这时屋外又是一阵乱哄哄的,罗刚听道那些歹徒们淫笑喝骂声。 罗刚从他们的语气听出来可能是抓住了两名女子, 果然不出所料不一会就传来女子的尖叫和怒斥声。 罗刚仔细一听,那两名女子正是阿凤和小婉。 罗刚心急如焚,但他虽然急但绳琐牢牢地捆着他。 罗刚怕师妹和依娜的遭遇一样,他挖空心思地想着脱困的办法。 等天黑下来,外面的嘈杂声渐渐平息下来。 这时一道黑影从小屋很小的窗子里钻进来,罗刚一看正是黑虎。 黑虎来到罗刚身边,罗刚冲门怒了努嘴,那狗颇具灵性地藏在门后。 罗刚故意弄出很大的声响,一个家伙进来张望。 他刚一进屋黑虎就窜起来一口咬中他的咽喉。 那小子毫无防备就无声无息地死了。 黑虎咬松了捆在罗刚身上的绳子,罗刚拣起歹徒的腰刀来到外面。 就见院子里用木板拼凑了两张床,小婉和阿凤都被绑在上面。 俩人都呈「大」字一样,身上条条血痕,青一块紫一块的。 下体红肿如碗,每人的阴道和屁眼里都插着一根木棍。 从嘴边到阴户上全是男人的精液。 罗刚一看俩师妹竟受到如此残忍地凌辱, 他恨的牙咬的直响。 他先冷静了一下,然后给师妹解开绳子,把她们体内的棍子拔出来。 小婉和阿凤睁眼一看是师兄,才要喊叫, 罗刚身手堵住她们的嘴。 小婉和阿凤扭开头,两行热泪从眼中流出来。 小婉和阿凤的衣服早被那些人撕的粉碎, 无奈只下儿女只好一丝不地跟着罗刚悄悄熘出来。 一离开这几间小屋, 罗刚就急切地问师妹: 「师傅怎麽样了」小婉和阿凤摇摇头说: 「我们不知道, 我们出来采点药是被这些人抓住的。 」这时就听那几间屋内一阵大乱,叫喊声此起彼伏。 罗刚知道那些人发现他们跑了,就赶紧领师妹向前跑。 才跑了几步,迎面又来了一小对人马。 罗刚他们赶紧藏在山石中间。 两拨人一碰面然后就散开了搜索他们。 罗刚一看快要藏不住了,他轻轻拍了黑虎一下, 黑虎立刻窜了出去。 不一会儿大群人向黑虎跑的方向追去。 等敌人远去了,罗刚领着师妹从石头中出来, 才一现身就听一阵哈哈大笑,一群人也从石头中走出来, 爲首的两个家伙笑道: 「就凭你们几个小崽子还想哄骗我老人家。 想得也太简单了吧。 」罗刚拉着师妹就往山上跑,那两人领着歹徒在后面狂追。 一跑到山顶,三人停住了脚步。 山那边是悬崖绝壁,就听见悬崖下哗哗地流水声。 歹徒追到他们跟前, 爲首的俩家伙说: 「跑啊, 你们不跑了吧还是乖乖地跟我回去吧。 」小婉从罗刚手里抢下腰刀说: 「你们这帮恶贼, 姑奶奶和你们拼了。 」说着她挥刀冲过来。 罗刚和阿凤也跟着冲上来。 俩首领一笑, 一个说: 「张坛主, 我还从没跟光屁股的娘们打过仗你呢」张坛主说: 「我也是头一回啊, 这麽着吧刘坛主你用刀,就对付拿刀的,我空手就对空手的。 」刘坛主拔出刀说: 「好吧。 」说着就迎着小婉而来。 张坛主说: 「小的们,你们把那个男的给我拿下, 然后看本坛主怎麽逗这个光身子小娘们。 」他接下阿凤,两人激烈地打斗起来。 两名坛主的武功比小婉和阿凤高多了, 他们一面游斗一面调戏二女: 「真不错啊, 奶子怎麽抖的这麽厉害让老子摸摸。 呵,怎麽还顺着腿流水啊是从阴穴里流出来的吧想男人了我的鸡巴可早硬了, 不行让哥哥操操你包你满意啊。 」小婉和阿凤真是有羞又气,在加上身上没穿衣服, 根本就施展不开手脚。 罗刚也被好几名歹徒缠住,无法接应她俩。 小婉和阿凤心想今天看来是跑不了了, 她们喊到: 「师兄快走啊。 」然后不顾死活地和那两个坛主拼命了,一时间把二人逼的手忙脚乱, 也没功夫瞎说乱叫了。 刘坛主怕罗刚跑了,他开始加紧出招,小婉越来越凶险了。 刘坛主一刀挥来小婉往后一仰身,刀在她的胸前掠过, 但她胸前那对高耸的乳房弹起来正被钢到削掉一半。 小婉惨叫一声,但她并不顾胸前鲜血狂喷, 人刀合一地扑向刘坛住她嘴里叫着: 「师兄, 报仇啊。 」刘坛主没想到一个女子竟如此刚烈,他被逼的连连后退, 但小婉毕竟受伤太重不一会儿就支持不住了, 被刘坛主一刀从肩头斜噼至腰。 两块尸身倒在地上小腿和嫩臂还不停地颤动。 阿凤听到小婉的惨叫,心里稍一分神,张坛主的手握成一个卷状, 一下子就插入她的胸膛内用里向外一拽,将她的内脏连同一大堆肠肠肚肚, 子宫和膀胱都给扯了出来。 阿凤的尸体还没倒下继续向前走了两步,这时刘坛主来到她身前挥刀一削, 阿凤美丽的头颅飞出一道弧线掉落在地上滚出很远。 罗刚也被逼到悬崖边上,他见两名师妹都被残杀, 知道今天是冲不出去了。 他一转身纵身从悬崖上跳下去,山下的河水救了他的命。 罗刚从小在山涧里游水戏闹,他的水性很不错。 罗刚游上岸,心想师妹的尸体还在山上, 他就又顺着山崖爬上来。 而上上的那群人早就飞奔下山去抓他了。 罗刚一爬上山顶就被眼前的残象惊呆了, 就见五六只灰狼眼冒着绿光在争吃阿凤和小婉的尸体。 只见狼嘴上沾满鲜血,正不停地嚼着二女流出来的内脏。 群狼听到动静都停下来做出防备的样子, 罗刚从地山拿起两块山石扔过去立即两只狼被打的头骨碎裂, 栽到在地上。 吓的其余那几只狼四散逃命。 罗刚上前一看师妹的尸体已被狼咬的不成样子, 他强忍着悲痛把她们散落的尸骨收拾起来然后脱下身上的衣服包好了, 用树枝在一棵大树边挖了一个深深的洞埋进去。 掩埋好师妹的尸体,罗刚马不停蹄地回去找师傅。 他来到自己的住处一看,那几间小屋已被火烧毁了。 他转了两圈,什麽也没发现。 罗刚不知道自己的师傅现在怎麽样了。 一阵狗的叫声把他引过去,见黑虎站在一个土堆前。 罗刚一看这个新土堆,一种不祥的感觉涌上心头。 他把土堆挖开,赫然看到师傅光明子埋在里面。 其挣扎之状十分醒目,一看就象是活埋的。 罗刚一看,大叫一声晕到在地上。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悠悠醒了,看着师傅的尸体放声大哭。 黑虎也在一边呜呜地哀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