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玉环字太真,祖籍弘农华阴,后迁居蒲州永乐县独头村。 玉环幼年丧父,寄养于叔父河南府士曹玄德家;河南府士曹玄德专管皇族仪仗调度。 玉环生性活泼、不居小节又喜欢热闹,又拜叔父专管之便, 不但常凑热闹也进出宫中如家常便饭。 开元二十叁年春,玉环年值十五,因堂兄杨洄与武惠妃之女咸宜公主成婚, 受邀作公主嫔从喜爱热闹的玉环正中下怀、欣然接受。 咸宜公主公主一见玉环,便觉玉环很得己缘, 两人交谈甚欢并互为知己之交、以姊妹相称。 喜宴中玉环穿梭席间,言欢、敬酒丝毫不让须眉, 直到醺醉方才作罢胡乱找间客房醺醺入睡。 席罢、人散、更深。 玉环因为宿醉头痛醒过来,只觉腹内翻腾如搅, 所以走到户外水沟边呕吐。 忽然玉环听到有人在呻吟的声音,声音好像很痛苦, 又好像生了重病嗯嗯哎哎的又很暧昧。 玉环辨着声音的方向走去,声音越来越清楚, 不但有女人的呻吟声竟然还有男人粗重的喘息声。 玉环越听越是奇怪,渐渐走近声音的来源,才发现声音竟然是从堂兄新婚洞房里发出来。 玉环心想是不是新人俩也喝醉了难过想呕吐, 好奇的走到窗外用手指戳破窗纸,踮着脚往里瞧。 『嗄!』玉环一差点就叫出来,赶紧蹲下『唰!』一下, 脸红如火热心跳如急鼓。 塬来玉环从洞隙中看到,两位新人正在行周公之礼, 而且已经到了紧锣密鼓的阶段呢。 玉环蹲下后满脸羞红,本来想走开,可是好奇心的催促, 又让她蹑手蹑脚的起来继续往里瞧。 只见堂兄跟公主两人都是赤身露体、身无寸缕的;公主仰身躺在床上;而堂兄趴伏在她身上, 臀部一高一低的动着那些呻吟、喘息声就是在这样的动作中发出来的。 其实玉环对这种事也是似懂非懂,只是隐约知道这便是夫妻敦伦, 也好像听谁说过 女的会很痛苦……玉环若有所思的想: 『难怪公主会呻吟……可是公主看起来不像是很痛苦的样子啊……』玉环看到公主还一直把腰挺起来, 让两人的下身互撞着而发『啪!啪!』的拍打声, 只是两人的下身看不大清楚不过上身却瞧得一清二楚。 堂兄裸露着结实的胸膛,古铜的肤色因汗水而亮晶晶, 咬着牙根表好像很严肃一只手撑在床上,另外一只手却按在公主的胸部。 公主如玉的肌肤,跟堂兄乌亮的肤色,正好成一个强烈的对比。 玉环看到堂兄在揉搓公主的胸部时,不知名为什么突然也觉得, 自己的胸部有一点痒痒的玉环不知不觉的也伸手揉着自己的丰乳, 而且还觉得这样搓揉还蛮舒服的。 别看玉环年才十四、五岁,她的双乳倒比公主丰满, 而且有一点点下垂乳头、乳晕也都比公主的大, 这大概跟自己丰腴的身材有关吧!玉环刚刚要进入陶醉状态时 突然听见堂兄跟公主两人同时发出急促的『啊!啊!』声, 玉环赶紧再瞧瞧发生甚么事。 只见堂兄竟然软趴在公主身上,两人都唿吸急遽, 而且还不停轻微的颤抖。 玉环以为他俩发生甚么意外,正想要进去救人, 才又看到堂兄『唿!』唿了一口气慢慢的起身、下床, 拿起床边的布巾擦拭下身。 玉环才看到堂兄胯下垂软的一条,好像是“鸡鸡”;可是又不太像。 玉环回忆着曾经看过小男生在小便,好像没那么大、也没那么黑, 而且形状也有一点点差异所以不敢确定那是不是。 玉环看到堂兄又拿着布巾,回到床上帮公主擦拭下身, 然后才吹灯睡觉。 玉环觉得甚么也看不到了,才又蹑手蹑脚的回房睡觉。 玉环上床后才发觉下体竟然湿湿的,又好像痒痒的, 遂把手伸到裤裙里面搔着。 玉环只觉得这样搔揉阴部很舒服,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但又说不出是甚么感觉 只是继续搔着、揉着……古有吟道: 螳螂捕蝉, 黄雀在后。 玉环这些偷窥动情的动作,却被咸宜公主之亲弟寿王李清, 一一看在眼里。 寿王李清今天算是妻舅贵亲,也是上座嘉宾。 在席间一初玉环,便对玉环之容颜玉貌、活泼大方别有锺情。 寿王今夜同样也因宿醉难熬起床如厕,也觉得夜静园中的空气似乎特别清新, 寿王李清置身其间深唿几口气似乎清醒醒不少。 突然,寿王李清见得远远暗处中有人影晃动, 似乎在寻找甚么东西似的慢慢走近。 寿王李清藉着月色端详清楚认得是玉环,连忙隐身树后, 而玉环正在专注中并未察觉自顾寻声走着。 寿王李清就这么跟踪着玉环,而在远处看到玉环的窥视动作, 心中便了然一切。 待玉环回房后,寿王李清也如法炮制的在窗外窥瞧玉环房里的动静。 寿王李清此时正看到玉环的衣矜敞开,露出两团雪白柔嫩的丰乳, 不禁『咯噜』吞了一口口水。 寿王心中暗暗赞叹着,玉环的丰乳竟然如此的诱人, 虽然因躺着而使得丰乳略为往两侧垂但在一片雪白之顶却有着粉红、丽、挺硬的乳头。 而玉环竟使用双手扶压着双侧,让柔软的玉乳向内互相挤着、互相搓磨着, 嘴里还发出轻微的『嗯嗯』声让寿王心神为之汤漾。 玉环觉得如此搓揉双峰,真是刺激舒服, 只是阴道中越来越搔痒难忍干脆将下身之衣服全部除去, 裸露着乌毛丛生的阴户一手仍然用力的揉捏乳房, 一手则抠搔着润的阴户。 一阵阵前所未有的舒畅感,从手指接触的部位传来, 不禁让玉环的身体扭动着、颤栗着。 寿王李清眼看着如此香的画面,情不自禁的也伸手握住早已挺硬肿胀的肉棒, 前后套弄着。 寿王李清觉得有一股高胀的淫欲,令他色胆包天的潜入春室中, 走向沉醉未觉的玉环。 寿王李清站在床边近观玉环,把玉环春色面相更是看得一览无遗。 玉环闭眼甩头,把乌亮的秀发披散在脸颊、绣枕;红的脸庞如映火光;朱红的樱唇微开贝齿隐现, 还不时伸出柔软的舌头舔着双唇让樱唇更为湿亮;更引人目光的是正在挺动扭转的下体, 平坦滑嫩的小腹下一丛乌黑、曲卷、浓密的阴毛, 在玉环的手边探头露脸、忽隐忽现;玉环的手指在抚柔着两片丰厚 沾满湿液的阴唇还有时曲着手指插入肉洞中浅探着。 寿王李清终于忍不住情欲的诱惑,低头、张嘴, 含住挺硬的乳头用力吸吮着便觉有如一股温馨的母爱, 安抚心灵;又有如一口香嫩滑熘的脂糕美味满嘴。 玉环突然觉得一股温润附在乳峰之顶,舒畅的全身为之一颤, 『喔!』一声淫荡的轻唿阴道中又是一阵哗哗暖流。 随即,玉环突觉有异,睁开媚眼一瞧,正看到寿王李清一副沉醉、贪婪的模样, 正在亲舔乳峰。 「啊!」玉环这一惊非同小可,心中先是责恨寿王李清擅闯香闺;却又羞愧自己的淫态媚样被人发现。 玉环自然的反应抓物遮掩、翻身缩躲, 颤声问道: 「你…你…王爷你…王爷你…」玉环不知从何问起, 只觉得欲火全消但全身还是一阵火热,如置身炉内一般, 既羞愧且惊吓。 寿王李清先被玉环这一连串的动作一怔, 随即又因欲火焚身爬上床双手扶着玉环裸露的双肩, 温柔的说: 「玉环你别怕……今天在宴席上, 我一看到你就爱上你了……想不到老天怜我痴情 竟让我能一亲芳泽玉环…我…我喜欢你……」寿王李清头一低便亲吻玉环。 玉环一听寿王李清向她示爱,不禁害羞的要低下头, 却被寿王李清拦阻亲吻本能的反应要拒绝、挣扎, 却感到身体被紧紧的抱着。 玉环觉得嘴角被紧紧贴着,还有一条湿软的舌头在牙关挑着, 一股雄性的体味袭袭而来。 玉环只觉得全身一阵酥软,想要保持一点女性的矜持, 作一点应有的抗拒但却使不上力道,只有扭动着身体, 也充当是一种挣扎的拒绝。 不料玉环这一扭动,却让双乳紧贴着寿王李清的胸膛揉搓着, 令玉环觉得一种搓揉的快感阵阵传来按耐不住的淫欲又被挑起了。 玉环不自主的环手抱着寿王,朱唇微开、牙门一松让寿王的舌头扣关进城, 作舌头的街巷肉搏之战。 寿王李清深之擒贼必先擒王之道理,一手竟然迳往玉环的重关要塞攻去。 寿王李清只觉入手处一片柔软湿润,手指头便像弹奏弦琴一般连续的曲动, 让每一根手指依序的滑动抠搔着玉环湿滑的阴唇。 玉环的阴户要塞被手一触,一阵的羞惭震惊, 随即又因一阵手指的搔括只觉得快感如波涛浪潮般,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锐不可当之势让身体不停的颤栗着, 无法宣泄的感动只有藉着『嗯嗯』声消散一点。 寿王李清的手指轻轻地滑入玉环的肉穴内, 用指甲抠着穴壁上的皱摺感到那里已经被流出了液体润得湿滑异常。 玉环的头往前伏靠在寿王的肩膀上,轻咬着寿王的肩颈, 同时纽旋着屁股让寿王的手指接触更广、更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