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缺的意识从最深沉的沉睡中浮上来,他的身体慢慢的伸展开来, 一阵「噼啪」的响声过后他挺身一跃站立起来。 默查身体,碧玉心诀的真气在体内任意流转, 遍达毛发的末梢灵觉以前所未有的广度和精确度延伸开去, 一时间他有一种贴近天道的感动。 在这一刻,他彻底的明白了碧玉心诀的最深层次的内涵和它所代表的境界了, 经过不久之前的抗击闪电与落雷经历他的碧玉心诀终于从大成之初的生涩与僵硬倏忽间化做了自然无碍与从容大气, 他明白当某一天他超越了碧玉心诀的境界时, 摆脱固有功法的羁绊时就是他真正大成之日。 睁开眼睛一看,自己是在一处山洞里,想是那女子将他移将过来的。 不须凝神,心灵倏地延伸开,在山洞的隔壁找到了那个女子。 不知为什么,这个女子的容貌相较于他的师父付雨心也只能算是平分秋色, 但是却有一种充沛颖异的灵气吸引着他的心神 能紧紧地束缚住他的心灵会在不知不觉间让他古井不波的道心泛起涟漪, 而这种感觉只有在他碧玉心诀的本源——其师傅付雨心那里才能感觉到 而这个还不知道名字的美女却好象对他有着更加强烈的吸引力 这对于他这种境界的人来说实在奇怪之极。 这时候,那个美丽的女子正在专心在火盆上熬着什么东西, 此时的她神情认真,鬓角还微微的有着几滴的香汗, 一缕打湿的秀发贴在耳根处显得风情格外撩人。 而往下看去,更是令宁缺险些将鼻血当场喷将出来。 只见这美丽的女子一身典雅的淡装,但却无损于她的美丽, 上衣略显宽大不过在胸口处却可以看到两个微微的突起, 这代表着什么宁缺自然心知肚明。 而下身的打扮就更令他受不了了,紧窄的短裙紧紧裹着那浑圆翘挺的美臀, 两团臀瓣的柔美曲线和形状清晰可见,更难得的是, 她不时的弯下腰拿些东西于是这诱人的美臀就更显得挺翘了, 但最令宁缺无法忍受的却是短裙下裸露出来的两条腻滑白皙的修长大腿 圆润光滑没有半点瑕疵,宁缺毫不怀疑,这双美丽的玉腿甚至可以映出日光来。 罐子在火盆的灼烧下升起袅袅青气,眼看烧开在即, 她弯腰吹了吹罐子口短裙也向上缩起一块,露出了白腻的大腿根部。 欲火腾地充满脑际,虽然心里知道不妥当, 宁缺却也忍耐不住了身形一幻出现在她的背后, 伸手自背后搂住她的纤腰双手直接就罩住了她胸前的重要部位, 普一接触宁缺立刻大叹精彩,女子的衣衫极其单薄, 显然里面也没有穿什么东西。 没等这美丽的女子表示反对,宁缺已经展开从师傅付雨心那里学来的挑情手法, 用力的揉搓起那两团柔挺嫩滑的肉球来其掌心更是研磨着那对肉球上坚挺硬立的奶头。 ,一股灼热的真气如山洪一般度将过去,迅速的挑起她的春情。 一如以往宁缺挑逗师傅付雨心的大多数时候, 那女子一旦被他袭击到重要部位除了起初身体微微僵硬了一下外, 情欲的反应是极其剧烈的别说反抗,连推拒的话亦说不出来, 一般是只能从小嘴里吐出几个单字来。 可以想象上衣中的玉乳已经被自己揉搓得粉红涨大了, 宁缺腾出只手来抚摩那令他百摸不厌的雪白美腿 在抚摩良久后手掌更是直伸入短裙内,直接盖在了她的蜜穴上, 而不安分的中指偶尔会划开两片蜜唇直接到嫩穴里去采摘「花蜜」。 这次那女子的反应比较激烈,颤抖的素手紧抓着他作恶的手臂, 娇喘连连道: 「不……要……这样……我受不了……了……啊……」 宁缺的手指顽皮的在她的阴道肉壁上扣挖了一记 令她敏感的玉体禁不住抖动起来。 宁缺再凑到她的小嘴前,痛吻她微张的红唇, 吸住她的小香舌专心致志的逗弄一阵然后搂着她的肩, 在她耳边吐着气放在膝上的手掌轻轻动着,同时另一只手搂着她的腰, 不断轻抚着平坦的小腹……这使得她始终无法回复脑筋的清醒。 宁缺乘机褪去两人那些碍事的衣物和束缚。 坦诚相见,此时别有一番含义。 宁缺紧紧抱着她,拨开她拦着他的手,宁缺的嘴唇缓缓从她的颈后上移, 到了她的耳后他先是用舌头舔弄几下那白玉柔软的耳垂, 她喉间不由自主的发出几声娇腻的声音羞得满脸发烫。 宁缺突然张嘴咬住她的耳垂,她顿时被逗弄的浑身震动, 「啊…啊……」地嘤咛起来声音微带颤抖。 宁缺那火热粗大的肉棒,早已坚硬翘起,紧紧顶在她腿裆之间。 蜜壶处感受到了男性的雄伟,她只觉下体阵阵酥麻, 修长的双腿之间已感到了一阵湿润。 宁缺温柔仔细的把她的身体扳了过来,下身坚强的一挺, 只听她痛唿一声身子不禁为之颤抖,两人已经融为了一体。 在剧烈的动作中,宁缺的生机出奇的活泼, 真气开始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运转一丝明悟涌上宁缺的心头, 他的身体开始疯狂的冲刺让她在欲海浪潮的快感中发出美妙的呻吟和狂唿。 蓦地一震,他的碧玉心诀终于摆脱了固有的羁绊, 速度攀升到一个无以伦比的高度然后在一瞬间静止了下来, 是的静止,这一刻在他的思域里一切都静止了, 那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他只觉得只有他的灵神无远弗届自由欢快的穿梭在山野间, 是那样的活泼和清新。 这极动与极静的转换让他恍然大悟,身意带动灵神, 灵神有带动身意 他不禁沉声喝道: 「身似菩提心似镜, 云在青天水在瓶万化归一元,动静我自如。 咄!」双唇倏的吻上女子的双唇,下身阳根由动而静, 然后上吐下吸万念归冥,两人在绵绵浩大的气息中沉沉睡过去。 宁缺从先天胎息境界中醒了过来,觉得浑身轻松无比, 内息如小溪汇海一般的在体内奇经八脉内不停运转 没有丝毫的滞涩。 这时候,在他的心中已经没有了碧玉心诀,没有了以前苦练的所有功法, 内息只是依着每一时刻的身体的变化来调整运行的状态。 由阳神主外,阴神主内,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和自然。 阴阳两气,忽而凝成一家,忽而兵分两路, 在经脉内不急不慢的自然运行。 从地上中爬了起来,赤裸裸的古铜色身体在浑身肌肉柔和的线条的衬托下, 不但未有柔弱之感反而显示出了体内蕴涵的强大力量, 皮肤上有着一种若隐若现的荧光充满了阳刚之美。 在身体融合的同时,两人的精神也融合无间, 只是电光石火的一瞬间两人都知道了对方的一切, 两人的精神象欢欣的精灵在无极中欢舞庆祝着彼此的结合。 没看见白灵,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自己的衣服, 只看到白灵那身被自己蹂躏至极的衫裙宁缺为自己如此强大的破坏力感到惊讶不已。 也找不到任何可以遮体之物,只好光了身子走出了山洞。 看到白灵正穿着一身新装,急忙缩回身去, 只露出了一个脑袋神情惶恐至极,想不到自己一大早来了个春光大泻, 被白灵白白看了自己的男儿身去却没想到自己就是这个令自己尴尬万分罪魁祸首。 身着新装的白灵神情冰冷的看着宁缺走出山洞。 看到宁缺光着身体的那种惊恐的表情,芳心不禁大气, 宁缺这坏家伙把自己的便宜都占尽了现在却不让自己这个受害者找点回报。 白灵突然觉得自己怎会有这般羞人的念头, 再看看宁缺这正挠头不已的坏家伙就好象是一个冰清玉洁的大家闺秀被人看了宝贵的处子之躯一样, 一脸不平的愤愤之色不由得噗嗤一笑,顿时玉容解冻, 满室生春。 宁缺解窘的道: 「白姐姐,是否可以把我的衣服还给我, 好叫我不这么象个野蛮人这才不至于太影响了你这天仙般的美人圣洁。 」看着这个和自己有着夫妻之实而无夫妻之名的美丽女子, 洁白的裙衣在晨风中微微飘举有如白玉般的肌肤, 窈窕多姿的身材在晨曦的映照下,仿佛就是要乘风而去一般。 她稍稍苍白的玉容上带着一点淡淡的忧郁使得宁缺的心灵再一次的被牵动。 刹那间整个心灵之中忘记了一切,心中的真情再也压制不住, 就象是一座喷发的火山动人心弦的情感一阵阵的冲击着宁缺。 宁缺满脸深情的说道: 「我要照顾你一辈子!这不是一种内疚的补偿, 是一个男人对一个自己真心喜欢的女人的生死承诺。 」就这么简单,没有海誓山盟,没有天长地久, 只有无边的深情和一颗赤裸裸的心。 白灵本来是山间一只修炼成道的白兔,昨夜正是她该遭受最后一次天劫之时, 没想到她的元神却循着白天宁缺展开灵觉搜寻阿虎时与她建立起来的那一缕微妙的感应 在无意之间引来了宁缺帮她挡住了她本来禁受不住的最后一次天雷。 她对宁缺是由衷的感激,不过,她对宁缺昨天晚上的侵犯还是有些介怀, 此时却被宁缺那种毫无做作的赤子情怀所打动 只觉得眼前的这个男子给人一种飘忽不定的感觉 有时候象个成熟男人有时候又带着点顽童稚气。 从他那赤纯的眼神中,白灵读懂了他的心, 是那么的真那么的感人包括了对师傅付雨心的尊敬和眷恋的赤子之心, 对母亲的慈爱的感激和孺慕的孝子之心还有的是一个男人对爱情的承诺。 白灵觉得在这瞬间感受到的温情比自己以前所有的都多都真, 那是不同于天道给予的感动之情这种感觉在刹那之间温暖了自己千年没有波动过的纯净宁和的芳心, 在精神上给了自己又一次的生命心中不觉对上天给自己的这份礼物感到万分的满意, 有这样的夫婿何妨在尘世间历练一番呢有这样的夫婿, 一生还有什么不满意呢就算是抛弃千年道基又算什么那天道不修也罢!眼角滴挂着的点点泪花 在晨曦的阳光下变的更加晶莹那楚楚动人的风姿, 是那么的娇柔可人宁缺忘记了自己赤裸的身体, 走到白灵身前紧紧的拥抱住白灵温软芳香的娇躯。 白灵象一个乖乖的小妻子一般帮宁缺一件件的穿着衣服, 没有半点羞涩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自然,丝毫看不出他们才认识不到一天, 就象是一对热恋之中的小夫妻呢!俏脸上没有了以前宁静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充满幸福的颜容。 虽然是一夜未归,但是他绝对不怕母亲担心。 由于母亲的身体很弱,以前宁缺起的早时,母亲还没有醒来呢。 看看偎依着自己的肩膀,一脸爱恋的白灵,宁缺很想看看母亲在看见一夜之后自己的儿子就找到一个如此出色的儿媳妇的欣喜与惊讶。 不过,白灵的来历真的要很费一番工夫来说呢。 当然,不能实话实说白灵是修炼得道的精灵了, 不然还不把母亲吓坏对了就说是迷路的女孩吧, 呵呵。 阿虎他们知道了,肯定羡慕死我了。 宁缺想着想着,不由得笑出声来。 惹得白灵一阵诧异,连连追问。 宁缺邪邪一笑说道: 「灵儿,我正在想昨天晚上某个人的美妙的呻吟声呢, 现在我还觉得回味无穷哩!」白灵一下子羞红了脸 啐了他一声玉手连连锤击宁缺的身体,口中一声声说着不依。 宁缺倏的正颜说: 「灵儿,待会儿见了母亲, 我要用昨天晚上领悟的功法来为她治好身上的病 还要为她打通经脉使她身体强健。 母亲把我从小拉扯到大,真的很辛苦啊。 下午,我们一起去见见我的师傅,我想她一定会赞成我们的, 以后我要一起娶你们两人。 」在山里,有能力的优秀的男子会有不止一个老婆, 而女人也会喜欢依靠强大的男人宁缺所说的决不是天方夜谈。 白灵温柔点点头, 说道: 「一切但凭夫君安排。 」她虽然是千年精灵,但是一直生活在山野间, 半点人情世故都不知道根本不知道吃醋为何物, 心里更没有什么社会规则况且由于她自身的天地灵气以及与宁缺修炼的功法之间微妙的气机牵引加上两人的合体之缘, 当然不会有什么异议了。 。